香港媒体遭黑客攻击,立法者批评新闻自由

香港政府于星期三向立法会提交《2009年截取通讯及监察专员年报》。该报告披露,在过去的一年里,至少有两名报纸编辑和记者被执法机构窃听。一些成员批评此举损害了新闻自由。

这是自《截取通讯及监察条例》于2006年生效以来,新闻界首次受到窃听,引起广泛关注。

节目长度:2分55秒下载mp3(16k)|(128k)其中两起案件涉及对记者编辑的拦截。在更严重的情况下,当执法人员申请授权时,他们向陪审团法官指出,他们可能获得新闻材料。

然而,专家组法官认为他们不会获得任何新闻材料,在授权时也没有提出任何附加条件。

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主席涂谨申(附图)批评该案显示该委员会法官犯了粗心的错误。他还担心,如果记者被非法窃听,新闻自由会受到损害。

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主席涂谨申议员(译文):由于记者依赖消息来源,有时采访,有时公开报道,如果记者的手机被窃听,那些可能报道新闻的人可能会有所顾虑,不能畅所欲言。

有时,记者会监视政府,揭露许多政府失职、欺诈和腐败。他们甚至揭露窃听者或执法机构滥用权力。

如果你听到了,每一分钟都会阻碍面试或揭露欺诈和滥用权力。因此,当窃听记者时,考虑是否有必要平衡犯罪是非常重要的。他呼吁当局在处理窃听新闻时要格外小心。

立法局保安事务委员会主席涂谨申议员(译文):该名法官必须订立一个非常严格的标准。如果新闻材料被发现,他们必须停止,同时他们必须加以区分。为了保护隐私和新闻自由,调查人员或任何其他第三方都不能听到这些信息。

中国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麦燕庭批评窃听记者会造成寒蝉效应,要求政府尽快修例,将新闻材料豁免于法例容许的窃听范围。中国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麦艳婷批评窃听记者的寒蝉效应,并要求政府尽快修改法律,将新闻材料排除在法律允许的窃听范围之外。

此外,自《截取通讯及监察条例》实施以来,当局拒绝区分“国家安全”和“罪行”。

涂谨申议员担心,如果这些规例处理不当,便会随时变成23条,侵犯市民的私隐。

中国体育彩票17136立法会安全事务委员会主席涂谨申(James TO):如果这种做法被广泛使用,并以国家安全为由变成窃听,公民的权利将受到损害,自由将得不到保护。

去年,警方的四个执法部门、廉政公署、海关及入境事务处获授权进行1,781次窃听及205次秘密监察,拘捕441人。

希望之声国际电台记者梁珍在中国香港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