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黑人可以在国际象棋、纸牌和电子游戏的列表上上下下。对遣返案件的判决是不寻常的。国际法律界将此案视为审查中国香港司法独立的一个指示性案例。

在香港政府的控制和煽动下,来港的海外学生多次被强行遣返。

照片显示,在2007年6月下旬,移民官员使用武力捆绑一名学生并把他带上飞机。

(新纪元资讯照片)中国香港黑名单遣返案判决异常第一次涉及港台国际法律界的人权诉讼案,中国大陆学生指控香港政府非法遣返案,周五(9月4日)在高等法院宣布上诉法院判决。

原告被驳回,尽管事实和理由都存在,判决严厉批评政府不坦诚。

原告对此表示遗憾,并指出判决显示中国香港的人权和司法独立也丧失了。

中国香港的许多媒体报道了这一事件,并指出这一明显矛盾和不寻常的判断。

事件发生在2003年2月,当时80名中国台湾学生前往香港参加培训交流。他们在机场被移民局拒绝入境。

同年4月,四名被强行遣返的中国台湾学生和来自中国的香港学生向高等法院提交了司法审查。申请人包括朱婉琦、廖晓岚、张振宇、李青和中国香港法轮功协会会长简洪章。

第一起涉及香港和台湾的人权诉讼也被法律界视为观察中国香港能否独立于司法机构以及中国香港能否在中南海的压力下捍卫“一国两制”的指标案例。

判决充满了香港政府缺乏坦诚的细节。高等法院上诉庭周五发布了驳回上诉的裁决。然而,至少有60页的判决理由充满了香港政府在庭审中缺乏坦诚的各种事实细节。主审法官详尽地写出了香港政府推迟提交证词的原因。他不愿提供拒绝台湾中国原告入境的真正原因。他甚至发现,当他的律师听取裁决时,香港政府严重违反了政府部门的坦率和公平的责任。

在上诉法院阶段,主审法官是高等法院上诉法院首席法官马道里先生。在他长达90页的判决书中,他严厉批评了中国香港入境事务处违反向法庭坦白的义务。

学生要求入境事务处交出与拒绝入境有关的文件,但入境事务处最初以安全为由拒绝透露文件。后来修改解释说,这些文件于2003年3月被完全销毁,即在受训人员提交司法审查的一个月之前,即在他们被拒绝入境三周后。

当局始终没有解释拒绝入境的原因。

2009年9月4日,上诉法院做出判决后,五名原告离开了高等法院。

从左至右:廖小兰、李青、朱万琦、张振宇、简洪章。

(新纪元)法官:移民部“极其幸运”地打赢了这场官司。原告学生认为移民局拒绝他们入境是因为他们的背景,但上诉法院表示,原告在原审判中没有盘问证人,因此驳回了学生的上诉。

马道里在判决书中表示,被告人民入境事务处“非常幸运”打赢了这场官司。关于违反政府诚实的义务,我强烈促请政府不要重蹈覆辙,不要再发生类似事件。

政府发言人对此表示欢迎。上诉法院批评政府有责任向法院和申请人说明真相,对此,法院也同意坦诚责任的重要性,并指出将详细研究有关判决。

原告发言人朱婉琦律师质疑为什么上诉法院不能对被告作出判决(drawadverseinference),因为香港政府在“不供认”判决中陈述的核心问题上犯了严重错误。她指出,在这方面,上诉案件中法院的朋友、资深律师石永泰也敦促法院法官,如果政府违反了认罪的义务,如果有以前的案例法,它可以对政府作出不利于政府的判决。

然而,法官显然不持这种观点,声称香港政府虽然不是很坦白,但基于保安理由,坚持一贯的立场,因此很难断定他们在说谎,因此不能对香港政府作出任何不利的判决。

原告:官方矛盾的陈述被忽略。朱婉琦反驳道:“香港政府能否不提供任何文件来支持或证实这一说法(证词)。只要不同的人反复说有“安全原因”,这能被认为是真的吗?我们可否忽略严重不坦白、不合逻辑和错误的事实和表现,以及我们不能对香港政府作出任何判断?这是什么逻辑?这是否符合对基本人权进行司法审查的法治精神?这个判断太难让人信服了。

”她还解释说,上诉案中的另一名法官斯托克法官(Justice Stock)指出,“本案不是在讨论香港政府为原告指控的安全理由是否足以做出拒绝原告入境的决定,而是讨论是否一直存在“安全理由”(判决书第142段),“做出行政决定的官员必须诚实、公平地向法院披露这些理由”(判决书第145段);另一方面,原告在法庭上说了六年,并一再提出大量关于“香港政府在压力下配合黑名单的实施”的证据,包括前官员如何在美国国会作证说大使馆收集了黑名单,金盾工程中台湾数据库的组织数据,以及大量外国学生在敏感时期被香港政府拒绝遣返的事实证据。判决几乎没有提到“学生是否被遣返并不重要。原告只声称香港政府没有理由拒绝入境或没有合理的理由拒绝入境”(判决第84段)。

2007年6月下旬,香港政府根据一项秘密命令禁止外国学生入境。

图为几名移民官员包围并逮捕受训人员。

(新纪元资讯照片)2007年6月下旬,中国香港入境事务处人员用墙围住学员。

(时代信息图片)朱婉琦:捆黑手需要道德勇气“这个论点真奇怪。

朱婉琦说:“我们的基本人权案件多年来一直在争论,因为学生的身份和信仰而拒绝我们入境是非法的。这是一个连最初的审判都无法回避的问题。上诉审判如何避免我们认为是黑名单原因的这种说法?有人指出,这一原因是没有强制遣返的理由,也没有拒绝入境的合理依据。

”朱婉琦指出,法官驳回上诉的理由是不可接受的,也不受欢迎。

因为法官驳回上诉的唯一技术理由是原律师没有盘问证人,一些小问题在法律上有争议。

事实上,经过六年多的审讯,受训者已多次要求香港政府提供拒绝入境的理由。当香港政府不坦白时,原讼律师及上诉原告人亦在上诉聆讯中不断辩称香港政府不坦白。在上诉法院,法官曾向被告指出证据不足,并明确建议政府提供额外证据。同时,原告还要求对重要证人进行交叉质证。法官还拒绝了原告盘问官员的申请,理由是他不接受政府在上诉法院的证词。

现在却又以原告未申请盘问,所以证据不足而驳回原告上诉,实在情理法上都难以服人。但是,现在原告没有申请质证,所以证据不足,原告的上诉被驳回。用理性和法律来说服人们真的很难。

她接着说:“上诉法院的法官可能认为,他已经对该案作出了判决,他可以在政治和法律方面向政府(更不用说黑名单)、政府(打赢这场官司)和原告(严厉谴责政府不坦率和破坏信息)作出解释,甚至考虑到作出判决的时间。然而,我们原告知道,缺乏自我保护的法院在不久的将来最终会对这一不恰当的判决感到遗憾,并且很难减轻未来的压力。

”朱婉琦指出,法官驳回上诉的理由是不可接受的,不利于中彩。

担心香港司法“一国两制”怯懦的朱婉琦代表原告强调:“判决显示,中国香港既失去了人权,也失去了司法独立,因为国际社会已经看到了中国法院香港的怯懦:尽管上诉法院的法官直接批评政府,知道政府不公正、不诚实、自相矛盾,但他们没有道德勇气谴责政府,甚至不敢直接面对政府接受黑名单的事实。

这让所有关心中国香港司法独立的港台人士担心中国香港不再有两种制度,只有一个国家!这是对中国香港的警告。这也值得中国台湾的高度警惕。中国香港法轮功协会发言人、原告之一简洪章说:“判决本身令人遗憾。

从判决来看,我相信法官都知道事件的实质,也严厉批评政府不坦白和隐瞒资料。如果法院能够表现出更多的道德勇气,结果就会不同,正义也会得到伸张。

然而,即使如此,在诉讼开始后的6年里,受训者仍坚持揭露邪恶政党制造黑名单和操纵香港政府的真相。他们也得到了各界司法界人士的大力支持,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我们希望透过这个案件,可以帮助更多人,包括香港政府和法庭官员,了解帮派的邪恶和流氓性质,摆脱操控,说不,为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中国台湾法轮功协会会长张庆喜表示,六年的裁决引起了人们的担忧,中国香港最引以为豪的法治和司法独立正逐渐成为附庸。

从法官的判断,我们可以看到他知道真相,而香港政府正透过黑名单干预宗教自由。

然而,他不得不做出有利于政府的裁决,政府不是一个独立的司法机构。

2009年9月4日,上诉法院宣布判决后,五名原告退出高等法院。

从左至右:廖小兰、李青、朱万琦、张振宇、简洪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