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房地产泡沫是一个不祥的征兆。

被称为孙中山的美国经济学家努里埃尔·鲁比尼日前警告说,尽管短期内不会被戳破,但全球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已经大量出现。

无论是发达市场还是新兴市场,房地产都开始呈现持续上升趋势,泡沫要么已经很大,要么正在迅速上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发布了一份关于全球房价的报告。全球房价已经连续第六个季度上涨,许多地区的房价明显被高估。

截至今年第二季度的数据,全球房价指数处于2006年的水平,比2007年的全球峰值低8%。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在全球51个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体中,有32个国家和地区的房价出现上涨,中国香港的涨幅居第一位,中国内地排名第18位。

由于次贷危机和金融危机,美国和欧洲发达国家的房地产市场大幅下滑,美国和欧洲的房价正在大幅上涨,泡沫已经开始逼近。

数据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第三季度美国房价上涨8.4%,但考虑到去年其他商品和服务价格上涨1.2%,房价实际上涨约7.2%。

今年第三季度,美国房价比上一季度上涨2%,这是连续第九个季度上涨。

截至今年9月,美国房价已反弹至2008年7月每天中奖以来的最高水平,但仍比2007年4月的峰值低9.2%。

最近,欧洲房地产市场的崛起也开始引起人们的关注。

伦敦房价飙升已成为人们最近担心房地产市场泡沫的主要原因之一。

加拿大的房价被严重高估,超过正常估值水平85%,亚洲国家尤其受到房地产泡沫的重创。

尽管中国大陆已经被控制多年,但房价仍在继续上涨。房价与收入的比率和房地产总值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都在一个巨大的泡沫范围内。

就房价上涨而言,中国香港在世界主要国家中排名第一。

新加坡提高印花税以抑制房地产泡沫,并根据收入水平设定贷款上限,以抑制需求和稳定房价。

突显全球房地产泡沫是一个不祥的迹象。

这表明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正在酝酿之中,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的隐患正在埋下。

房地产泡沫的孪生姐妹是,股市泡沫正在同时上升。纽约股市接连创新高,严重背离了美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的基本面。

全球房地产市场的大量泡沫表明,2008年金融危机的阴影尚未消散,但对新金融危机的担忧开始涌入我的脑海。

归根结底,是发达经济体在通过酝酿金融危机来应对金融危机的根源。

美国的三轮超低利率货币政策、欧洲的超低利率货币政策、英国和日本效仿美国实施的超低利率货币政策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是本轮全球房地产市场出现巨大泡沫的原因。

特别是,美国利用美元的特殊地位,连续推出三轮量化宽松,肆意放开美元。其影响是对全球经济的,尤其是对拥有大量外汇储备的新兴市场的市场,其好处是对美国本身的。

例如,拥有世界上最大外汇储备的中国10月份增加了4,416亿美元的外汇贡献,按目前汇率相当于720亿美元,占每月通过量化宽松投放市场的850亿美元的85%。

美国大量投资的美元都流入了新兴市场国家,这些国家在股市低迷、实体经济低迷时都流入了房地产市场。

地价和房价会不会继续上涨,泡沫会不会出现?一种可能性并不排除:如果美国坚持继续量化宽松到底,英国和日本紧随其后,欧洲央行继续维持其超低利率货币政策,那么全球房地产市场泡沫将迅速膨胀,股市泡沫也将迅速膨胀,资产泡沫将很快超过2008年左右的水平。

此时,美国量化宽松政策开始退出的时刻是全球经济泡沫开始破裂的时刻,这很可能引发另一场全球金融危机。

面对日益增长的房地产泡沫风险,国际社会必须敦促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停止超低利率货币政策,立即开始退出量化宽松政策。撤回得越早,危害就越小。退出越晚,危害就越大,甚至会导致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亚洲等新兴市场国家,尤其是大型储备国家,必须采取综合政策,应对发达经济体货币大规模外流和贬值的影响。

必须采取税收、信贷货币等经济政策,以及法律、行政等手段,遏制房地产市场的投机投资性需求,消除房地产市场泡沫,特别是要采取货币政策手段将美国放水美元被动发行的基础货币收进池子里,防止冲击房地产市场以及股市。我们必须采取税收、信贷和货币等经济政策,以及法律和行政措施,抑制房地产市场的投机性投资需求,消除房地产市场的泡沫。特别是,我们必须采取货币政策措施,将被动发行的美元基础货币纳入货币池,以防止对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的影响。

同时,必须采取非常规政策,坚定地加强和支持实体经济,使实体经济对货币资本有足够的吸引力,实体经济可以在吸收货币资本方面发挥巨大的海绵作用,以减少其对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的影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