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是稳定资本市场预期。

金水健康的资本市场需要稳定的预期。

2月26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在20国集团(G20)财长会议上发出稳定资本市场的信号,此前一天,上证综指刚刚暴跌6.41%。

当日,央行通过反向回购紧急注入3000亿元流动性。

周小川表示,中国有发展股权融资市场的强烈愿望,其货币政策将是温和宽松的。财政部长楼继伟也明确表示不会有新的“广场协议”。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驳斥谣言,并推动注册制度改革。金融和货币部门的一系列协调行动释放了稳定的预期。同一天,股市略有稳定。

首先是稳定资本市场。2月26日,周小川首次明确指出发展股权融资市场是战略方向。

要发展股权融资市场,首先要稳定资本市场预期,消除各种不确定性。

资本市场一直缺乏稳定的预期,投资者充满焦虑和不确定性,只要有麻烦,股市就会暴跌。

股票市场的持续低迷对实体经济产生了深刻影响,形成了一个负螺旋。实体经济也面临产能过剩和不良贷款的负面循环。

中国经济需要依靠股票融资市场的繁荣来改变这种状况。

稳定资本市场预期需要提高货币和汇率政策的可预测性,以引导市场预期。

汇率稳定和货币政策宽松对实体经济和股市都至关重要。

这种可预见性有利于帮助消除经济和股市的不确定性,减少黑天鹅事件的发生。这种可预测性有助于消除经济和股票市场的不确定性,减少黑天鹅事件的发生。

2月25日的大幅下跌是由注册改革将于3月1日生效的传言引发的抛售造成的。

另一个积极的例子是供应方改革给了市场一个稳定的预期,因为不确定性已经消除,钢铁等大宗商品的价格已经见底反弹,产能过剩的僵尸股票的预期也发生了变化,显示出正周期的迹象。

同时,稳定的资本市场预期还取决于金融监管框架的改革,从制度上建立统一的金融监管框架,防范金融风险,让资金敢于进入股市,也愿意进行股权投资。

当前的金融监管框架不利于资本市场稳定预期的形成。

2015年股市崩盘期间,各监管部门发出的信号混乱不堪,这种不确定性令投资者焦虑不安。

因为没有稳定的市场预期,最终导致股市崩盘。

保险基金属于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银行信托属于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资本市场属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它们负责各自的监管领域。然而,资本市场是统一的。

注册制度改革需要等待信心恢复。登记制度的谣言引发了股市崩盘。股票市场最重要的改革也是登记制度改革,这是资本市场供给方面改革的亮点。

然而,注册制度的改革需要吸引大量资金进入市场,这将不得不等到市场信心恢复。

另一个条件是修改证券法,通过严格的法律来惩罚欺诈行为,以便投资者可以要求赔偿。

没有大规模的财政支持,登记制度难以实施。

然而,股市并不缺钱,它缺乏的是信心。

如果投资者敢进入股市,首先是养老基金和保险基金是否敢进入股市。如果养老基金不敢进入股市,让投资者进入显然只是一个好愿望。

其次,股票市场应该值得投资。大量优质公司积累了大量未分配利润,这些利润没有分配给投资者。大多数投资者只能炒垃圾股和概念股,导致整个资本市场资源不匹配,市场化程度低,股票市场缺乏定价功能。

中国股市通常是好公司股价难以上涨、坏公司股价飙升的地方。

稳定资本市场预计需要改革资本市场和让投资者回归。

如果股市只满足于欺骗投资者的货币市场,它就没有希望了。

投资者预计,这种情况将发生巨大变化,资本市场资源配置不当的情况将自然得到扭转。

投资者期待真正的变化。监管者不仅需要改革阻碍市场健康发展的制度,建立公平公正的资本市场,还需要管理好市场预期。

好的期望可能不会带来好的结果。不好的期望肯定会带来不好的结果。

发表评论